【品利芯視野】看完秒懂,最接地氣的集成電路政策解讀!

信息來源于:品利基金半導體團隊 發布時間:2020.08.10 瀏覽數:170

粗大事了!2020年8月4日,國務院印發《新時期促進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政策》,進一步大力支持集成電路、半導體、芯片、軟件信息在內的產業公司。國家動用稅收杠桿,引導生產要素向高科技行業聚集。



由于牽涉到不少專業詞匯,同時要對產業整體有了解的人,才能看出其中的奧妙,本次就讓筆者帶各位關心中國科技發展的小伙伴來梳理一下,都說了哪些事,有哪些利好。


是政策的延續、補充和改進,不是橫空出世


圈外的小伙伴可能覺得,這是破天荒的重大利好,你看都十年免稅了!其他還有哪行哪業能有這待遇?其實在對于中國半導體行業而言,這次2020年8號文是對過去已有政策改進、補充和延續,并非橫空出世的全新概念。


20年前,就有2000年18號文,9年前還有2011年4號文,都是針對集成電路與軟件產業的重大利好,本次最大最明顯的區別就是將集成電路寫在了軟件前面。


2011年4號文叫《國務院關于印發進一步鼓勵軟件產業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若干政策的通知》;2000年18號文叫《進一步鼓勵軟件產業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本次2020年8號文叫《新時期促進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高質量發展若干政策》,顯然把集成電路又提到了更高的層次。聯想到此前將集成電路專業設置為一級學科,我們可以得到第一個結論:


集成電路行業已經成為最核心、最重要的行業,其行業地位、重視程度、資源傾斜力度、政策支持力度,在未來長時間內都不會退坡。半導體行業列為最重要的支柱行業去鼓勵發展,讓生產要素流入,研發、生產、人才培養得到有力保障。大白話就是四條:國家很鼓勵,社會有信心,經費砸研發,從業有前途。


重視先進制程,利好行業公司


新政中,針對各種制程節點,做出了區別對待。原文較長,筆者提煉內容如下:


    1、線寬小于28納米(含),且經營期在15年以上的集成電路生產企業或項目,第一年至第十年免征企業所得稅。

  2、線寬小于65納米(含),且經營期在15年以上的集成電路生產企業或項目,第一年至第五年免征企業所得稅,第六年至第十年按照25%的法定稅率減半征收企業所得稅。

  3、線寬小于130納米(含),且經營期在10年以上的集成電路生產企業或項目,第一年至第二年免征企業所得稅,第三年至第五年按照25%的法定稅率減半征收企業所得稅。

  4、線寬小于130納米(含)的集成電路生產企業納稅年度發生的虧損,準予向以后年度結轉,總結轉年限最長不得超過10年。

  5、國家鼓勵的集成電路設計、裝備、材料、封裝、測試企業和軟件企業,自獲利年度起,第一年至第二年免征企業所得稅,第三年至第五年按照25%的法定稅率減半征收企業所得稅。

  6、重點集成電路設計企業和軟件企業,自獲利年度起,第一年至第五年免征企業所得稅,接續年度減按10%的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


前三條是針對不同制程的減免,第四條是補充項目盈利后享受稅收的延長減免,第五條是針對除晶圓制造外的行業公司的減免,第六條是重點設計公司,在盈利后享受稅收的延長減免。


如果包含邏輯代工在內的DRAM和NAND公司,那么28nm以下的制程的晶圓制造公司,無論外資內資,大致包括中芯國際(南方、北方)、華虹(Fab6)、廈門聯芯集成、南京臺積電,以及處于建設其中的粵芯、武漢弘芯等最小線寬為14nm的項目理論上均滿足條件;先進制程的DRAM也屬于28nm以下,因此合肥長鑫和晉華也能算;3D NAND的等效線寬其實也是28nm以內,所以西安三星,以及長江存儲,理論上都能享受優惠政策,具體就要看各家的申報和審批工作。


第二條關于65nm制程為前五年完全免稅,后五年按25%減半12.5%收取,要注意的是,國內幾乎95%以上的集成電路企業,都是高新技術企業。擁有高新資質企業本身就有增值稅減免的優惠條件,通常為15%,因此后五年其實僅比原來15%少了2.5%,國內目前已有的12英寸線65nm-28nm的并不多,拋去上文例舉的28nm線之外,也就中芯國際、華虹集團旗下其他生產線,不過新增的項目也不多,而且這些線建設期較近,大多處于折舊期,尚未盈利,因此真正能享受企業所得稅減免也要多年以后,才能從財報中體現出來。


第三條就非常有意思了,130nm是8英寸線最后一代工藝,130nm向下的90nm工藝開始過渡到12英寸線了。理論上國內絕大多數8英寸線和部分90nm的12英寸線都滿足這個條件,特別是做邏輯代工的8,都能做到130nm工藝。國內此類公司眾多,除了中芯國際、華虹集團旗下的8英寸、12英寸線之外,合肥“晶圓制造三巨頭”另外兩家,晶合、兆基也能滿足條件,華潤微的兩條8英寸線,以及士蘭微、燕東、上海積塔等均滿足。特別是華潤微的2條8英寸線,將于2020年和2021年完成折舊釋放利潤,剛好趕上這檔子好事,筆者預測今明兩年的利潤水平會相當亮眼。


第四條是第三條的補充,意在利好國內新建的8英寸線。而第四、第五條,對于其他行業公司而言屬于錦上添花,和原來的優惠相比提升有限。


第六條是專門針對前期處于虧損的芯片設計企業而言,類似展銳那樣的公司,待其盈利后能享受該政策。


對于集成電路制造企業而言,可以在完成巨大的折舊,實現盈利后重新計算減免時間,是實打實的利好,鼓勵其提高技術,擴大規模。


總結起來也是四條:12寸很開心,8寸的小開心,其他錦上添花,重點設計心花怒放。


融資更便利,上市更便捷,VC很開心


原文中,投融資政策和原先相比并無太多變化,其核心思想為改善投融資的環境,為集成電路產業開辟綠色通道,同時新增了融資擔保等新手段,豐富了融資渠道。放在當下注冊環境下,更加有利于半導體行業初創公司上市。對于VC而言,自己投資的早期項目能上市并實現順利退出,至少給了很大的信心。


干半導體都很燒錢,大多囊中羞澀。融資環境好,上市更加便利了,至少公司發展有個盼頭。無論上科創板還是創業板,都是更方便公司融資,補充彈藥。


同時便捷的上市制度,給了早期投資機構較為明確的退出渠道,這點我認為是樹立中國半導體風險投資的信心的最大貢獻。投資芯片,都不能賺錢,誰還傻兮兮往里投?投資機構,風險資本們都要吃飯的啊,不賺錢誰來投資?光靠國家政府那點撒蔥花哪夠??!現在有一個較為確定的退出渠道,大家就有信心來做國產芯片的早期投資,就這點而言,投融資環境的改善對于中國半導體行業發展的助力和意義,不亞于海軍的國產航母入列。


上市之后,創始團隊也能實現較大的財富增值,這是典型的知識、技術、經驗的變現過程,最終形成有能耐人才敢創業,VC們能投資,敢投資,良性循環。


新型舉國體制,技術攻堅加速整體突破


在研究開發面,提出一個新概念,即“探索構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


新型舉國體制這個提法非常有意思,既沒有全盤否定過去的舉國模式,而是針對當下環境變化提出新的設想。


以前在中國發展半導體產業中出現過兩個突破的矛盾,國家主導的研究成果市場化轉化不力和僅靠市場力量無力追趕世界一流水平。


其實中國一直對科學技術的創新非常支持,每年都投入不少人力物力搞創新,搞研發,半導體行業也不例外,例如光刻機不知道搞過多少次專項,但是結果并不令人滿意。計劃經濟體制下,研究成果驗收通過之后就基本束之高閣,沒有把科研成果轉化成產品和技術去真正運用到市場端,不知道怎么做,也不會做,久而久之就慢慢被人遺忘,最終造成“造不如買的論調”,最主的原因要就是看不到科研成果的轉化,不賺錢的事誰愿意干?這是以前經常被人詬病的一種現象。于是有人呼吁:市場的事情,交給市場解決。


但是如果純靠民間市場力量,卻無力與歐美巨頭競爭。上世紀60年代,美國就開始研究半導體,到現在誕生了一大批芯片巨頭,intel、博通、高通、Ti、Qorve、AMD、NV、Lam、AMAT、KLA、Micron、蘋果等數不勝數……面對這些在前面跑幾十年的巨頭,人家有錢,有人,有技術,又主導技術和行業標準,壟斷了市場,僅靠民間力量,國內那些個初創公司跑去跟人競爭,宛如拿著小木棍去挑戰端重機槍的,壓根沒勝算。


在高精尖領域,一步領先步步領先,后來競爭者的想要超越前者難上加難,民間自身力量不夠就只能靠國家的。


本次提起新型舉國體制,就是要打破舊舉國體制的種種弊端,國家主導與市場民間之間,形成一種新的關系,即國家集中人力物力投資源,投錢去做新技術的研發,但是同時讓市場端真正用戶的公司充分參與,保證做出來的產品能夠滿足實際需求,共同突破。從國家科研院所到民間產業公司,共同合作,打破歐美公司的技術壟斷,進而搶占市場,實現國產替代和未來技術主導。


此外新型舉國體制應該有更大的全局概念,在產業鏈和全國地域兩個維度,統籌規劃。


從產業鏈角度而言,新型舉國體制不再只盯著單一技術創新,單一項目設立,而是要把產業鏈上下游都包括進來,把EDA軟件、IP、硅材料、化學品、電子特氣、光刻膠、半導體設備等等各個細節都考慮進去,統籌規劃,共同發力,共同提升產業技術水平和規模。


從全國地域性方面看,新型舉國體制將從全局角度去進行產業布局,避免各地無意義的重復建設,避免過去惡性競爭歷史教訓的重蹈覆轍。


這是筆者對于新型舉國體制的解讀,也總結為四句:集中精力整體攻堅,成果轉化對需求負責,注重細分共同進步,全局考慮避免重復。


人才、知識產權,一個都不落下


相比之前,本2020年8號文闡述更加細致,全面。本次在產業環境上的支持可謂一個不落。新政策在新研究平臺、人才政策、進出口政策、知識產品政策、市場應用政策、國際合作政策上均有涉及。


根據芯思想趙老師的總結:


    1、新政推動各類創新平臺建設,科技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等部門優先支持相關創新平臺實施研發項目。

    2、新政強調加快推進集成電路一級學科設置工作,緊密結合產業發展需求,及時調整課程設置、教學計劃和教學方式,努力培養復合型、實用型的高水平人才。集成電路獲批成為一級學科,希望可以加快推動我國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

    3、新政落實知識產權保護,加大集成電路和軟件的產權保護力度。

    4、新政用“市場應用政策”代替原有的“市場政策”,特別強調“應用”;強調“加強反壟斷執法,依法打擊各種壟斷行為,做好經營者反壟斷審查”;加強反不正當競爭執法,依法打擊各類不正當競爭行為。

    5、新政深化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全球合作,積極為國際企業在華投資發展營造良好環境,鼓勵國內高校、科研院所加強與海外高水平大學和研究機構的合作,鼓勵國際企業在華建設研發中心,加強國內行業協會與國際行業組織的溝通交流,支持國內企業在境內外與國際企業開展合作,深度參與國際市場分工協作和國際標準制定,此外支持國內企業“走出去”。


寫在最后:筆者總結本次新政是過去政策的補充、改進和延續,是在如今具體環境下,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接地氣”式的政策。對于產業鏈各個環節都有涉及,具體幾個細節變化,筆者已經進行重點分析,特別是新型舉國體制的提法,讓人耳目一新,讓我們共同努力,為中國半導體加油!



品利基金半導體團隊

時事熱點

換一批

分分pk10定位胆计划